被遺忘的人
首頁
向上
視力回復眼球操
被遺忘的人
植物營養素的力量
山居歲月
老年
真原醫
貝殼廟遊記
103年8月17日(星期日)臺北京華豐采讀書會「第一個被遺忘的人」會議紀錄

書名:第一個被遺忘的人

導讀:張金英                                          紀錄:張俊英

西門町的娥媚街上:

103817日早上11點鐘,西門町的娥媚街上,有著和旭溫暖的陽光,照耀著四通八達的街上,照映出亮晶晶的街道,陽光有點耀眼,光的亮度太強,逛街少女有的已戴上了綺麗的墨鏡,這時街上的店面已陸續開門營業,但逛街的人不多,疏疏落落的,三三兩兩的,成對的,成群的,已開始湧上街道,街上出現了五顏六色,色彩艷麗妝扮的少年、少女,左顧右盼的瀏覽四周的商品,在空氣中飄散著少女們,化妝時噴洒的淡淡迷人香味,每家商店或多或少的蹦出了高吭的音樂歌曲之音,娥媚街頭的阿宗麵線店,生意鼎盛,店面周圍的人群已開始擁擠起來,許多的客人就站在店前的路邊、走廊,各端著一碗的麵線,或站、或蹲的就食用起來,有的大口吞食,有的慢慢品嚐,當麵線吞入口中時,處處響起吸食麵線的絲絲聲,有的展開了笑嘴,有的縐起了眉頭,有的綻出了滿足的笑靨,好不熱鬧。「京鑽豐采」卡拉ok店的一樓商家都還沒有開店,靜靜的關著門睡覺,11點對它們來說早了一點,因為它們可能都營業到半夜,所以這時是他們休息時間,我們到了讀書會場,這兒11點鐘開始營業,我們已進場,各就各位,伙伴們開始暖場,主動的唱起了卡啦ok,熱絡了讀書的會場。我們今天要讀的書是:「第一個被遺忘的人。」

  

張金英開始導讀,說:

老人失智症的第一個現象,是忘了你是誰:

寫這一本書的是一位作家,家有3小孩,他排行老三,有一天,她媽媽認不得他,他很生氣的想,為什麼在家中的3個小孩子中,僅不認得他?我與媽媽同吃同住,是最親近的人,竟然忘了他。

  

失智老人會知道自己失智,警覺忘了周遭的一切:

有一天她媽媽要去開車子,突然忘了她的車子,不知道停在什麼地方,也想不出它的顏色,她自已訝異道,為何會變成這個樣子?她這時意識到自己可能失智,她自己不願意自己失智,但沒想到還是發生在她自已身上,這種病非自己可選擇的,不是說可以不要就不要。

  

失智者生活很難堪,每天得包尿布,家人個個有事無法照顧:

她媽媽剛開始時,小孩子都陪她,陪了一段時間之後,她自己無法控制大、小便,必需包尿布,作者的哥哥與妹妹,驚訝到,為何幫媽媽包尿布,因而從她身上聞到一股臭味,但她說沒有法子,自己經常尿失禁,事實就是如此,本來一天要幫忙照顧的時間不多,但漸漸的,後來要扶助的時間越久,作者沒有了自己的時間,他的生活因為被打亂,就因為她媽媽的因素,作者的未婚妻與其已訂婚,也受不了好媽媽,只好離開了他。

  

失智者家人無法照顧,只得送到安養院:

她妹妹與哥哥跟他說如此不行,應送他媽媽到安養院,他雖不捨,但仍需要送去,他要送他媽媽到安養院的過程,心中十您難過,但又不得不如此,一想送去安養院要專業人員照顧,一定比較好,而且妥適,在安養院中有一專業人員對他不錯,也知道作者湯瑪斯的心境,還會安撫他,就因為照顧他媽的關係,二人感情越拉越近,這是作者的另一收獲。

  

安養院的照顧,慢慢恢復以前正常生活的日子:

她媽媽在被安置在安養之前,腦部中的東西,幾乎忘了,全部被掏空,沒有辦法寫東西,她媽她在安養院覺得步驟越來越順暢,覺得生活上了軌道,開始又可以寫一些文章了,這是安靜舒適的環境改善了其失智的程度。

  

張金英舉例說她公公失智後,忘了一切,只記得小時的印象:

作者的媽媽失智的過程,給了她很深刻的感受,這是親身體驗,張金英說:我公公也是這樣子,我公公發病的時候,沒人知道,突然有一天,對面人家是麵包店,麵包店中有麵粉袋,他就過去將麵粉袋檢回來,將自己的東西,衣服等塞到麵粉袋中,他公公說:他要回去了,要回去他家了。這時家人告訴他說,這是您家呀。

他說:不是,我住在街底古庴那兒。

大家只好帶他往整條街道四周圍繞一圈,告訴他說回到家了。但他一直說找不到古庴,所有的人跟他說這兒這是古庴,但他隔了5分鐘之後,又再說要再找古庴,到了最後,實在沒有辦法,只好送他到養老院去了。

  

失智後,半夜要出走、大便不知臭、不知要吃飯:

她公公有一次晚上睡覺半夜醒來,拿了內衣內褲就要出去,有時家人沒特別注意,半夜讓他走了出去,得到外頭尋找將他找回,但不管如何小心留意,總是無法照顧得十分周全,有時跑得別人家去搞門,別人還以為是瘋子要打他。他大便時,不知道自己的大便是臭的,有時大了便還弄得滿地都是,他不吃飯,慢慢的喂他,有時堅持不吃。安置在安養院時,照顧他的人就時而打電話過來說,您公公不吃飯怎辦?只好過去,到院裡勸著他吃,有時還是堅持不知,只好哄著他說:吃完了帶他出去看他的老相好,他嘴巴咪咪的笑了一下,才吃。因為他還記得他的老相好。

  

在安養院中適應了,照顧得細心,得隨時預防偶發事件:

他在養老院,在美國學校附近,告近復興高中,養老院有大庭院,院中養護老人也可以到外面走動,每次到院中看他,要將其帶到外面時,他則不肯出到院外,他已適應院內生活,就要住在院裡。安養老人住在院內,如晚上要出來亂跑,則會將其手腳綁住,以防其亂跑,同時老人出來了之後,要做什麼事,根本不知,無法預期,所以得限制其外出行為,以防危險發生。

  

失智者在家中照顧,常有許多想像不到的突發事件:

對於這種失智症,照顧時一定要有耐心,當事情發生之時,一定要無條件的付出,一般來說,老人剛發病時,要有耐心照顧,但病情嚴重時,就沒有辦法了。

得這種失智病,有時很恐怖,有一次,晚上2點多,聽到樓上「轟」的一聲,我就趕快起床,上樓去看他,才知道,原來失智的人,跌倒了之後,忘了如何爬起,就倒在那兒不動,像個四肢失去知覺的人一樣。

  

失智者常幻覺有鬼魂在找他,得以神佛之珠安定他:

她公公說道:我爬不起來了。

當你將他扶起,送他到房間睡覺,他則大叫:

「你看!鬼來了」

我就趕快跑到樓上拿佛珠,那佛珠有108顆,很有神威,並跟他說,你不用害怕,他才安定下來,必竟神佛之物在他潛意識中,還具有相當的權威性,可以鎮住他。

  

敲膝蓋,看腿部上彈指數,了解失智程度:

初期醫生在診斷我公公的時候,會搞膝蓋,看小腿彈跳起來的高度,如果膝蓋無法彈跳起來的話,可以說那人將得到「阿玆海默斯病」了,剛開始時,我就帶我公公去診病,醫生就是如此診斷,以確定其失智的程度。

  

郭秀媛說她媽失智時的初期症狀:

我媽媽一開始有病,沒有很明顯的症狀,但看醫生之後才知失智症病前後已有8年,但經醫生診斷確認之後,只活了一年多就走,這本書的3兄弟一開始不肯承認他媽媽有病,我們是因為無知,不知這種情形,她初期的症狀是看電視時,電視節目中如有下雨天的情形,他就會指著電視說,天氣這麼冷,演員還穿這麼少,太冷了;另外她到銀行去提款,回來時就忘了我家的方向,有時就走了相反的方向,這時我們沒有想到,她腦部已退化,她已有阿玆海默症的初期現象,所以這些都是我們無法認識到的初期病狀,正慢慢的腐蝕他們的智慧,弱化他們的頭腦,因而失智。

  

失智後忘了吃飯、不會操作簡單的按鈕開關:

以前我上班時,每到上班時刻,為了趕時間,我一早就會使用微波熱飯,但我離開家中去上班時,我媽媽尚不餓,所以我無法親自操作,我教我媽操作,我會在微波爐上做記號,貼好標籤,並教我媽媽如何使用,有一天,我早上在微波爐中留了一碗飯,但到了晚上我上班回家,一看那一碗飯還在,才知道我媽已忘了操作方法,所以那碗飯就靜靜的擺在微波爐中沒有動靜,我這時才知她的腦部已嚴重受損。

我開始留意我媽的行動,注意她的生活技能,與處理日常生活的細節,才知有時她會忘了關瓦斯,有時也會忘了吃飯;有次她就從我家4樓自己走下去,離開門口走了幾步之後,忘了如何回家,在家附近徘徊,一直說要回家。有次忘了吃中午飯;有次走出去不知回來,幸好有鄰居,看了帶她回來,這時我哥哥也才知道她媽媽的嚴重性。因此,為了她的安全,為了她能適應平常生活的日子,我就要我姊妹輪流照顧她。

  

失智症有許多種類型,她媽是屬於溫文儒雅者:

老人痴呆有好多種,像我媽媽看來賢淑,溫文儒雅,但時時想著隨時都可能去逝,因此有時說道:我不知何時會回去。這些話在我們當子女的聽來都十分辛酸,我們帶他去給醫生檢查時,還誤以為是心臟病,因為醫生問她心臟會不會痛,痛多久,她也說不出來心臟會不會痛,我們也不知這痛的時間長短,所以看了等於白診,對於她的失智症於事無補。

  

失智者有一治療法,為打賀爾蒙劑療法:

後來再去醫院檢查,說如果是失智的話有一賀爾蒙療法,雖其母親已80多歲,為此,還到醫院做子宮摸片的檢查,在醫院檢查之中,因為怕尿失禁,只好包尿布。

 

書中作者提到失智症是漸進式的,慢慢忘了一切:

書中作者有提到,她像一個寄居蟹,如果頭殼壞了就會離開她。說不定她的思想、靈魂會跑到另一個男人的腦袋裡,她將自己的感受都說出來,她之生病是漸進式的,前後約3年,幸好這期間,她還知道每個小孩子的名字,否則這3年的時間裡會很難熬過去,不知將會過一個怎樣痛苦,而且令全家人都生活在混亂而煎熬的日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