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
首頁
向上
英國歷史
思念的長河
生命之花
九天
司馬懿
102年9月29日臺北市西門町豐采京鑽讀書會紀錄

讀的書:九天(民俗技藝團熱血逐夢)

導讀:美鳳                                        紀錄:俊英

        早上11點多,在陽光普照的美好日子中,溫馨暖流揉搓每位旅人的臉`頰,我們走過了人潮洶湧的西門町街道,這時成群結隊的年輕朋友,正喜悅的漫步在可愛的街道上,彼此笑談飄逸,聲聲入雲霄,有些年輕朋友亮顯出龐克頭,散發出亮麗的髪型,創新出眾之髮樣,大夥兒目不暇給,人們在幽雅的步道上輕快的隨著有力的音樂節拍舞動其緊湊的西部牛仔褲,青澀淑女們噴出迷人之桃花香味,醉人酥麻,成排的好奇饕客佇立在走道上,猛嚐碗中充滿咬筋的麵線糊,伙伴們,在歡笑聲中,魚貫的進入娥媚街5號地下室豐采京鑽,開始了我們多姿多彩的讀書節目。

 

蓮珠說:這本書在說明感化中輟生的教導是複雜的,有其難度,每一個中輟生的教導,都是非常大的突破,他們自我要求與期許,希望每一位成員均是大學畢業,每一位的去質均是如此之高,惟有如此,才夠格成為其團員。

佩芬說:有些在開始加入團員時,看來都不怎樣的中輟生,無法想像其後來的成就,但後來都將其潛能發揮出來,成為不可多得的瑰寶。

和平說:書中最重要的是在表達其深層的教學哲理,中輟生如不照顧好,則未來可能成為問題學生,其中有許多受刑人,名稱為更生人,其出嶽之後,由於社會之無法接納他們,給他們自新的機會,未來可能再做壞事,就統計數字而言,一百位更生人,再犯罪的可能率達9成,能改過自新者僅餘1成,這並非他們不想自新,自勵,但社會現實就是如此,一般人無法接納他們,他們只好自暴自棄,重新犯罪。

美鳳說:這本書等於在寫許振榮自己的自傳和奮鬥史,作者許振榮,和鴻基電子業財團的老闆名子很相近,他年輕時不喜歡讀書,因為其童年時的生活十分艱困,其父母沒讀什麼書,所以對於讀書不十分重視,加上無理財之觀念,雖然工作辛苦,但經常入不敷出,東借西借,生活倍極艱辛,也因為無錢,為了欠錢違反了票據法,被關入監獄,所以父母不在,無法照顧他,由其祖父母照顧,變成隔代教養,他們共有5位兄弟姊妹,許振榮排行第3,因為在一般家庭的習慣,孩子如排行第3者,由於不受父母的重視關愛,往往是爹不疼娘不愛,再加上祖母並不十分疼愛他,對他的管教又嚴,每天他一回家,書包一丟就跑出去玩,整天看不到人,也看不到他乖乖的待在家中,祖母因此經常說他、罵他,認為他是一個野孩子,因為受不到祖母之關愛,所以他曾想過希望其祖母早一點去逝,以便解脫如此痛苦的境遇。

其實他之本質不錯,智商高,但那時因不喜歡讀書,成績又差,每次均為全班最後一名,老師曾要把他送到專收特殊教育學生的啟智班就讀,在鑑定智商時,又差點被鑑定為智障學生,他的成績差,係因家庭環境不好,沒有好的教育環境所所造,家庭無法注意到他的教育,沒人管教他的行為,任其自生自滅,由於這種被忽略的關係,所以就被老師、祖母邊緣化,不受照顧的一個野孩子,但幸好他的祖母對這5位孫子不離不棄,雖沒有給他好的教育,但負責養育他們,祖母用手工賺取微薄的薪資來養育他們,倍極艱辛,他們無自己的房子,寄人籬下,常寄住於親戚家中,居無定所,顛沛流離,仿佛流浪兒。

到他念國中時,頓悟念書的重要,因此讀書很用功,由於自我覺悟,產生少年的夢想,希望成為法師,以達成他所祈求之願望,因而到廟中參觀,在他和廟的精神互動中,幸好其有神之靈性,他在廟中參訪中產生感應,因而受到廟祝之重視,成為廟中之扶乩童,也因為如此之機緣,有工作有零用錢,這時繼續半工半讀,順利的念到高中。

由於他成為乩童,與廟成為共同體,生存於廟中,在廟之薰陶之下,因緣際會,在某天之睡夢中產生感應,夢見九天玄女托夢,指點他許多事,因之與九天玄女產生深入之因緣,似乎是九天玄女之附身,心中之所想,因神靈之感應,經常成真,他融入了廟中,與他們成為一體,他感受到了神跡,神亦不棄不離的照顧他。

和平說:臺灣的廟宇登記有案的計有2萬多間,數量十分龐大。內湖之山很小,但廟多,有廟為人出明牌,指點他們中樂透大獎,他們告訴人們的明牌,是自01100,因此,總有人會中獎,中獎者高興的說,但未中獎者則不說,中獎者到處宣傳,這間廟宇之神有多靈驗,大家趨之若鶩,這間廟自然為之興盛。如現在之大樂透,中獎者中了5億之多,但其實未中獎者不知幾千萬人,其實中獎者僅是機率的問題,多買當然多中,再說政府在賣大樂透時,政府的收入為全部之百分之40,剩下百分之60才給簽賭者,所以說,每次大樂透中獎者如拿走2億,政府其實也拿走了1億,穩賺的,政府才是大贏家。加上中獎之所得,政府抽稅百分之20,實際上中將者所得到的錢,僅是原公布2億之80%,也就是說僅得到16000萬元而已。

但「大樂透」等所有彩券,真實本名為公益彩券,所揭櫫之大旗,表示其為公益之事業,如買個50元,你未中獎,`將他當做公益,你為大眾做了一件善事,何樂不為?有發財之機會,又可以做公益,是一舉二得,在人生之旅途中,可為之,可為之。

俊英說:大樂透的中獎機率是如何計算的?因為中獎號碼是由49個號碼之中,抽出6個號碼,這6個號碼,為了方便說明,隨便給個數字,例如中將的號碼為:010203040506,如果您買的號碼,出現像例子所說的這個6號碼,那您就中頭獎1億元了。但中1億元的得獎的機率是多少?說明如下:49個號碼中抽出一個號碼,如你抽中「01」的機率是49分之1、再抽第2個號碼時,因為你已抽出「01」個號碼,就只剩下48個號碼,所以你抽出「021個號碼的機率是48分之1,但你要連續抽中這2個號碼的獎,必需是同時抽中這2個號碼,所以應該是抽中「01」又抽中「02」,抽中2個號碼的機率是49×482,352分之1

如你續抽第3個號碼,因49個號碼中,已抽出2個號碼,所以只剩47個號碼給你抽,這時你抽到第3個號碼「03」的機率是47分之1,所以如要同時抽中「01」、「02」、「03」的機率是,49×48×47110,544分之1。因此你如想玩大樂透,要想中頭獎,必需同時抽中「01」、「02」、「03」、「04」、「05」、「06」這6個號碼,這時你抽中這6個號碼的機率是49×48×47×46×45×4410,068,347,520分之1。用中文來說這個阿拉伯數字,是1006,8347,520分之1,所以用數學來算,其中獎之機率少之又少。

如此少的機率,那大家都不買了?事實上不是如此,大家還是搶著買,如問我,如此少的機率,我買嗎?我還是會買,每次上下班都會通過大樂透的店,每次經過看到大家都在買,我還是忍不住會買1002組號碼。我也祈望能在不可能的機率中,就像一連二次被雷擊中,在渺茫的機會中偶然中一次獎,在空幻中有著夢想,希望有天中個頭獎,哈!哈!阿彌陀佛,上天保佑,祝我中獎!

和平說:經統計會買大樂透的人大部分為基層之工人較多,因為收入不多,僅希望有天能中獎,找個翻身的機會。因此政府所賺到的錢,反而都是中下階層者,人們之組成,如以的財富的多少,結構成如金字塔,上層財富多但人數少,最低下層者財富少但人數多,人的年紀逐漸成長,其實到了我們這種年紀,中了1億或2億,如何去花他,對我來說已亳無意義,現在我所賺的錢已夠用,多了那筆錢,僅是給自己增加煩惱而已。

金英說:以前有一間廟,當時正瘋行大家樂,有一工人改行為扶乩童,讓神明上身,以濟公活佛附身,在附身之時喝酒,瘋癲,他專為人出明牌,他為人說了許多之明牌,他因為說的明牌很多,總有人會中獎,中獎之人即買雞來送他,他又再為人出明牌,因他說的明牌多,自然有人會中獎,因此,其廟自然興隆。

美鳳說:許振榮跟九天玄女有緣份,所以心中想建九天玄女廟,因而在比較偏僻之山區蓋了一座公廟,剛始時是小小的,山上較多空地,故有些中輟生就到那兒活動,在那兒就提供他們吃住,他想中輟生這麼多,如好好訓練他們,在那兒可組個陣頭,參加各種廟會,就會有一些收入,對於他們來說,也算是經濟來源之一,於是就正式的組成陣頭,因此開始為人辦理陣頭之演出,他們第1次,是受邀參加喪事的,那是喪事節奏不能太快,擊鼓又是震撼加快節奏,好像與喪事有點扞格,就改慢一些,以幽雅之情節擊鼓演出,雖入哀傷之氣氛,這也算是一種遭遇。

本來他們陣頭人數不多,場面如大一些則人數就太少,產生缺人手的情況,但後來人手增多,各種廟會的活動就有能力去接辦,同時他的心中有一想法,希望將此陣頭的演出創新,帶起活動來與別人不同。

每年七月是中國人的鬼月,原本在中國人的習慣中與想法中是諸事不宜,人們的傳統想法就會避開在7月辦理各項活動,因此,這七月之工作就為之減少,所以他就利用就段時間訓練學生的體能,同時很奇怪的幸運之神似乎非常照顧他們,當他們在北部活動時,颱風在南部吹動,在南部活動時,颱風反而在北部舉行,所以經常避過了這些傷害,有如神祐一般。

他經常思考量成員的數量,須達到某一數量,才能組成有力的陣頭,起始不多,但由於他們的精彩演出產生了號召力,人數總維持在30個人左右,這些成員來來去去,不多也不少,就這樣生生不息,這亦是他覺後非常神奇的地方,他有許多的想法,均是突破現狀,亦是創新,亦是創舉,如抬大鼓到玉山上,由於如此創新,也創造了其曝光率,其實這工作亦十分艱辛,到玉山頂如稍微一閃失,可能連人命都沒有了,他們為了表達其毅力,一定要成功,全部靠人力登上玉山頂,也因這一次的成功,讓他們打開了知名度。

另外想征服撒哈拉沙漠,廠商原贊助他們氣墊鞋,但沒想到走在沙漠時,那些細小沙粒透入鞋內,氣墊鞋內有沙子,則熱騰騰,使腳底受不了,鞋子穿不了,空氣溫度雖在45度左右,但因為沙子不動,在太陽的曝晒下,溫度可以高達攝氏70多度,好像滾燙作開水,燙得他們跳腳,他們為了橫度撒哈拉沙漠,將三太子的各種材質,選擇最輕者,因為他們必需橫度250多公里路,這路程的長度,約從臺北到臺南,沙漠中白天很熱,熱到沸騰,但晚上很冷,冷到結冰,雖有九天玄女之保祐,但大自然之力量,仍是人的體力所無法抗拒的,非常可怕的體能測驗。

由於他們有點知名度,正好電臺要報導中輟生的相關問題,其主題就是中輟生,他們正好吻合他們所要報導的內容,所以邀請他們上民視電臺的一元堂,他們也認為這是宣揚他們自己的一個良好機會,就答應上電視臺,民視一元堂的節目工作人員就去採訪他們,因而大家認識了他們,這媒體的威力是十分龐大的,這節目撥出之後,有一民間團體「臺加文化協會」(臺灣人至新加坡後所組成的團體)看到他們的表演之後,邀請他們到新加坡表演,在表演之中有一位叫林茂賢的人,對其注意,剛開始對於該團之表演十分有意見,批評其表演一無是處,說其表演無程序,對於該團之表演風格技巧,亦批評十分厲害,要求其轉型,改變表演的模式,提昇其品質,要將廟會表演轉變為表演藝術,日本表演之神鼓相當有名,因此特地請教師來教導其專長。為了提昇他們表演的內涵,但第一步,是要他們去念書,因念書才可能提昇其氣質,表演出之內涵就不同,這是十分重要的地方,但中間經過許多之轉折,因為中輟生就是不喜歡念書才會成為中輟生,所以要他們轉回頭再念書,是十分不容易之事,因此這一段時間團員相繼出走,最後僅餘3人,但這3人均十分願意走下去,舊的已走出,新的人員就慢慢可以適應這種要求,主要提供住宿,伙食等,許振榮常嘆道,進入這個理想行業,遇到了各種困難的際遇,就像交友不慎,弄到後來,常入不敷出,錢財都沒有了,日子十分難過,常需借貸渡日,但還是熬過來,所以曾經欠債到600萬元,後來因有知名度,再加上建廟之經費亦有著落,因此才能蓋一座比較像樣的廟,結果貸款等不用其極,沒錢時窮到連其小孩生病要看病都沒錢,十分可憐,甚至與醫生請求,先給小孩看病,再分期付款。

他為他的2個女兒取名,一個叫尚靈,一個叫尚盧,這像名字之意義相類似,一個很靈驗,一個很煩惱,讓其又感應又操心,就有很多種狀況,但幸好其運氣非常好,均能順利解決,同時,這本書還是他自己寫的,並非由別人代筆,所以十分珍貴,也因此,要團員讀書,有了學問,才可十分順暢的表達自己之思想,達成自己之願望,因此,其團員之素質均很高,學力都相當不錯,規定每位團員至少大學畢業,由於他的理念,使進入到這團體的團員,在日月薰陶下,個個性質不凡,大家在此團體中受到了這個影響,但有部分無法接受此理念者,進來就走了,所以來來去去之中,篩選出有毅力的團員,去蕪存菁,而成就了其為藝術團體,因此在表演身段,其他藝術表演者所需的各種技巧,均具備,常至國家劇院表演,而非僅是一般的陣頭,在廟口酌神的八家將民俗而已,在臺灣有的八家將陣頭可能有千團,但能成為民俗藝術者,僅其一而已,目前已飛躍奔騰出眾,非那種陣頭廟會團體。

美鳳說:再分享其生命中之貴人,許振榮在創業之過程中,有失敗有傷心,但有貴人之協助,幫助他,使他再次站起來,他生命中的第一個貴人是2002年擔任當時臺中縣文化中心主任陳嘉瑞,現任文化部文資局傳藝民俗組科長,是他們的重要推手,讓他們從民間廟會團體轉變成為藝術的重要團體,也是第1次讓他們在室內表演的關鍵人物,使他們從無中脫穎而出,蛻變為如此成功的民俗藝術團體,此人即為貴人之一;另一人則為林茂賢教授,他從批評中使其改進,轉型,提昇團體的素質;另一個則是明華園,明華園係誤打誤撞,在2005年明華園演白蛇傳,在中正紀念堂場地大,他們在那兒與他們配合,知道工作辛苦,賺錢不易,明華園係第一家歌仔戲上國家劇院演出者,經介紹知道有一陣頭年輕力壯,因此,由其協助參與演出,並與明華園搭配工作,因此在共同工作中,也學習到許多東西,所以說成長中有許多貴人。在表演中有一改變叫哈雷,因年輕少年喜歡騎哈雷大型機車,因此,就改變騎哈雷的型態,在哈雷上面表演,他們共有100多台的哈雷,因為他們幫哈雷廣告,所以就部分支援他們,他們在紐約表演時十分震撼,因為它本身為重型機車,加上鼓聲之震撼,想像其景致都會熱淚盈眶。

介上說:現在明華園歌仔戲開場時,都會找他們來開場,因為他們是會震撼觀眾的。因此他們均配合得很好,有第一次的配合,才有第二次的配合,而且這些中輟生很能吃苦,因此粗重的工作都有他們來做,所以彼此配合得很好。

金英說:這次在小巨蛋表演,他們亦有機為精彩的演出,我也去看了,對於他們的傳神、節奏、動感、力道、藝術、鼓擊、精緻、神韻為之感動不已,真是陣頭民俗藝術之顛覆之作。

美鳳說:這些成員很有毅力,也很守規矩,有禮貌,溫文儒雅,其實很多事情都是自助人助,你有此毅力,人家就會贊同你,認為你值得贊助之人,就會給你鼓勵,他們看到困難也有很堅定的意志要去解決克服,今天他們之所以能成功,是長期奮鬥的成果,其心路歷程,還有不為人知辛苦流汗、流淚,一般人僅看到光輝燦爛的那一面,辛苦的那一面並未看到,並未體驗其血淚之心聲,這種精神是值後我們學習的,表面上很堅強,其實其痛苦是往肚子裡流的。

 

首頁 英國歷史 思念的長河 生命之花 九天 司馬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