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潭南天宮
首頁
向上
三島由紀夫
龍潭南天宮
女人詐騙
李清照之詞
100年8月21日(星期日)桃園縣龍潭鄉南天宮

 

 

 

在桃園龍潭掉入龍池,感謝各位伙伴同心協力的熱誠協助,合力的幫我沖洗泥濘、洗滌衣服、洗刷錢鈔、清淨證件、保暖身心、收驚靈魂,在此,誠摯的感謝各位伙伴的全力幫忙,致以最深的敬意與感恩。

 

 

笑一下,帥!照一張:

穿過寬廣波平的龍潭湖面,走過跨湖的九曲橋,到瑰麗華美的南天宮前,看到林介上哥站在宮前,姿態英挺帥氣,我趕緊說,照個相,上哥很有默契的擺個優美的姿勢,秀出英挺俊帥的雄姿,笑了一下,我就抓住那一剎那時間,照個相,這時我一回轉頭,正好看到楊和平站在小龍池前,就請楊和平也給我照一張,這時他的背景,正向著南天宮前的「龍池」,一個不大不小的水池,水中有一座水泥彫塑的仰天噴水龍,我就比照那個背景照了一張,但這時龍頭因為正面朝著我們,所以僅看偏平的龍頭及鬍鬚,沒有辦法看到全龍,所以龍的形狀看不太出來,僅可以看著照片比對,然後自我想像是在龍池前照的相片。

 

撲通一聲,掉下水:

這時我請上哥到南天宮正門前照個相,上哥就和楊和平肩靠肩平行站立,讓我給他們照了一張,但這時我從相機的顯像面版上看到的畫面,南天宮的雄偉背景僅照到正門的大小,畫面不大,無法看到金碧輝煌的全宮,尤其那屋頂的展翼,所謂宮殿式的特殊造型,翅尾的屋瓦,實在可惜,於是我就說,等一下,再站一下,我再取一下景,我即往後退,邊看鏡頭邊思量,全部南天宮進去了沒?一退再退,希望找到全宮景色的畫面,又退了幾步,這時,一剎間,我突然感覺到腳後跟好像踢到了什麼東西,全身騰空飛躍,身體失去了平衡,我覺得整個重心好像往後傾倒,整個身體好像騰雲駕霧般的飛了起來,身體如倒蔥般的,腳部懸空飛起,整個背和人往下墮落,頭重腳輕,如落石般倒掉飛了下去,林介上哥看到這個情景,下意識覺得,我要掉下去了,就飛快的往前撲過來,劍及履及的往前扑過來,說時遲那時快,他的手離我身體僅差幾寸遠的距離,就快碰到的的衣角,但,我已向後飛掉下去,他抓不到我了。僅驚嘆似的大叫一聲,啊!掉下去了。好可惜,就差這麼一點兒。

好涼的水,冰沁全身

我就掉下去,當掉落碰撞到池子時,感覺到一股涼意,穿透全身,眼前呈現一大片厚實的透明水壁,心中感覺到,眼前展示的水幕洽似電影新藝綜合體的美色影幕,是透明又有點綠色的玻璃水屏,直覺的對自己說,人是浸泡在水中了,心中想,如何保住自己的命,應該閉住呼吸,小心不要喝到水,嗆到鼻子,閉住氣,直覺的應該向上浮起,這時催促自己的神經,下了最大的毅力與決心,覺得應該趕緊站起來,這一刻就是生命的生存關,如要再來遊覽龍池,應該躍出水池,就這樣行動跟隨頭腦思想,奮力往上衝,從水中跳躍起來,幸運的直挺的站在水池中。

 

腳陷泥濘,拔不上來

心想應該快爬出水池,但覺得腳跟、腳盤面、腳指等全被水和泥濘吸住了,無法動彈,移不動,拔不出來,整個腳都被黏住了,介上哥這時在靠池邊說,來!我把你拉上來,他將身體趴在池邊,身體儘量往前傾,伸出手來,不過這時發現,他的手雖然全部伸出來,但我往上伸出的手,雖然也全部伸出,但和介上兄伸出來的手還是差了一段距離,拉不到,也踫不到指尖,這時站了一會兒,才感覺到,站在這水池裡,水池和地面的距離,將近有3公尺高,這時介上兄轉個身,用手抓住池邊石墩,改用腳,將腳伸放下來,但我伸手想去抓他的腳,卻一樣抓不到,這時我們體會出了,這水池與地面還是有很高的距離,我們踫不到手,無法用手拉,拉的方法是無效的。

 

好滑,爬不上

我試著用爬的,沿著池的牆壁用力往上爬,看是否能夠爬上去,爬了半天,才知道手跟本使不上力,因為沒有抓的地方,水池牆是平的,平滑的,無階梯可踩,因此,抓不著使力點。這時介上兄告訴我說,走到池的兩旁邊去,因為那兒有石頭凸出,看來有點像階梯,可以踩著上來,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也很務實的建議,於是我就準備往池邊的方向移動,不過時才感覺到,我跟本動彈不得,因為腳整個陷在汚泥中,拔都拔不來。腳和皮鞋都陷在水池中了。

 

用力拔,將鞋子拔出來

我試著用全力把腳盤頂著鞋子,用力往上提,看是不是能夠將鞋子由泥濘中拔出來,但就是不行,我只好試著把腳從鞋中抽出來,用手去拔鞋子,但鞋子陷在泥中好深,而且泥好像有吸力,將整雙鞋都吸住了,拔不動,動彈不得,我想怎麼辦?我就試著沿鞋邊緣將手插在泥中,由旁邊往鞋中插入,再用挖的,將手挖到鞋底,然後再用力用托盤的方式,半托半拉的將鞋子拉出泥淖中,好難的挖掘。但這時,我覺得要把腳抽出泥中也很難,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鞋子拔出泥漿中,如千斤重的腳與鞋子,才用拖、用拉、用鋤、用推的方式,一步一步的往水池邊緣走過去,到了邊緣,全身無力、發抖、虛脫,介上兄就伸出雙手,搭握雙手,把我拉上來。

 

泥濘灑頭,泥漿飆流

這時我走上地上,有種踏實感,經過一剎那間的回神,才感覺到我全身都是泥巴,頭上滿是泥,衣服內外全是泥,我覺得身穿在身上的衣服有濕涼沉重的感覺,因為我像泥人,這泥漿人的樣子好嚇人,看到我這幅狼狽的樣子,大家異口同聲的一起說,快點到廁所那兒沖洗一下,由大伙兒帶路,我就跟著大伙兒走到廟右側邊的廁所那兒。

 

大伙兒幫忙,沖的沖,洗的洗

在廁所那兒,外面正好有個盥洗臺,有三個水龍頭,原本是供信眾上廁所後洗手用的,大家同聲說,在這兒可以洗一下,於是我就下意識的,彎下身來,把頭伸到水龍頭下,讓水沖我的頭,因為頭上全是泥漿,但水龍頭的水不夠大,我也不敢開太大,因為水有點涼,奇怪的很,有陰影的地方,就是冷,無陰影的地方,在大太陽的照射下,就是熱,外頭是揮汗的大熱天,晒得皮膚燙,但這水龍頭的水就是冰涼,好奇怪,就這樣開始洗起頭來,林介上、郭菶菶、瑪莉、陳佩芬、顏美鳳、張金英等全部動員,就幫忙拿水給我,幫我邊沖,由後頸部沖下水,匯成一股黃色泥水下流,這時感覺頭髮乾淨了不少,接著擦身體,介上兄要我把衣服脫下來,他就幫我洗衣服,因為泥很多,黃黃的很難洗,一直搓揉,就在洗水臺上洗,洗了好久,才洗得白白的,好辛苦。這時有伙伴以勺子從水桶中勺出水,然後澆到的身上,將污泥沖掉。有人用水管沖水,直接用水管的水在我身上澆,這樣就很快的將身上的污泥去掉。

 

洗的洗,擦的擦

大伙兒一起動手,要我將口袋中的東西拿出來,所有東西都是水,我掏出了口袋中的銅版、鎖匙、皮包等,大家分工幫忙,瑪莉把皮包裡雜七雜八的東西拿出來,鈔票拿出來,鈔票上沾著一層泥,她先將整疊鈔票上的泥除去,再一張一張分開,將一千元紙鈔上的泥慢慢的除去,幾張千元鈔都黏在一起,必需小心用輕微的力道,用姆指、食指兩指夾住,另一隻手也用姆指和食指夾住另一端,才可以慢慢的撕拉分開,皮包中的證件如:銀行卡、健保卡等,也一張張仔細又輕巧的擦,唯恐將其擦壞。每人都比我更忙,每人都分頭協助做些事,將我身上的所有東西儘量的弄乾淨,邊協助邊安慰我,我脫下衣服,露出上半身,讓大家看到我那開刀的胸口刀痕,我的親戚小舅子就說,那看來像一條拉鍊,有20多公分長,我心中想會不會讓大家覺得好可怕,可是,我覺得大家都沒注意到那疤痕,因為他們全部用心的幫我處理污泥,沒注意到那兒,覺得那只是我身上的一小部分痕跡,我的皮膚的品質較差,傷口無法很快的癒合,所痕跡以才會留下明顯的疤痕,大家怕我冷,要我到有太陽的地方,可以晒一晒,取得一些熱氣,吸收一些熱量,比較不冷,但因為今天天氣熱,我在有陰影的地方感覺不到冷,還可以忍受,所以,我就使用一個兩全其美的方式,有時到有太陽的地方晒一下,覺得過熱了,再到有陰影的地方,涼快一下。

 

買回衣服,保暖了

這時大家都在等,邱蓮珠和楊和平費了很大的心力,走過龍池九曲橋,買回我要穿的衣服,有伙伴就向南天宮的管理小姐借了水桶,還去要了點熱水,大家說以熱水沖比較不冷,我好感動,因為大家都考慮到每項細節,連洗什麼水都考慮到了。可是褲子真的有夠濕,看來全都是水,再加上要沖掉泥,所以使用的水就更多了

 

七仙女幫助,福氣啦

這時大家都說我好福氣,掉到水池,有七仙女在旁侍候,協助幫忙沖洗,洗東西,洗掉一切污泥,這是沒法想像到的,大家互相扶持,真是很貼心救助的好朋友。

邱蓮珠和楊和平協助到龍池市場的衣服店,幫我買衣服,因為市場是在「龍潭大湖」的那一頭,必須繞道走過去,用走的,費了很長的時間,可能要20多分鐘,楊和平就走過去,到對岸的停車場,將車子開回這兒,因為邱蓮珠買好衣服後,用車子載回來速度就快很多了。

 

溫水沖下,乾淨了

邱蓮珠到市場將衣服褲子買回來後,我就要到廁所裡去沖洗,但觀察了下廁所,發現其廁所的馬桶型式有二種,一種是蹲式,一種是坐式,我心中想坐式的桶,佔的空間大,而且桶子高,妨礙了行動與手臂動作的靈活度,在裡面沖洗不方便,我就選個蹲式的,因為它的空間大,而且水沖了之後,水就直接流到池中去,不會造成後來使用者的困擾,所以就到第三間,那間蹲式的馬桶那兒去沖,很快的就洗好,並換好衣服,這是感覺舒服多了,再沒有那種臭泥巴的味道了。從廁所出來後,覺得換了一個人似的,煥然一新,必竟泡泥水的感覺真不好受,人在乾爽的地方心情就是不一樣,這時大家告訴我說,快點到南天宮前去拜拜,感謝關帝君的扶持與照顧,使我平安渡過,沒有摔傷,直是大幸中之大幸。

 

關聖帝君前,收驚

瑪莉請林介上兄幫忙,帶我到南天宮廟正門口,林介上兄就叫我到近南天宮門檻前,朝著關公的像拜拜,我站左邊,他站右邊,雙手合十,虔誠的站立,這時林介上要我說出名字,並發出輕微聲音的說:感謝關聖帝君的照顧等的話,表示謝意,也請關公保佑能夠平安渡過。

 

燒六柱香,感恩眾神

這時正好邱蓮珠過來,她看到門柱上貼著用紅紙寫的紙條,說要拜六柱香,因為要將所有眾神的香爐每爐均需插一柱香,

因此,她就給我六柱香,林介上兄也拿了六柱香,我拜完一樓正殿的主祀關聖帝君,左陪祀為文昌帝君,孔聖先師後,在香爐上插一柱香,接著到右陪祀的觀音菩薩、王母娘娘,地母娘娘,拜拜之後,在那香爐那兒又插了一柱香,最後找來找去都看不到香爐,就把香全部插在廟門口前,朝外面天上的拜天公的香爐上。

二樓神殿,供奉多神

但沒有上二樓拜拜,後來查資料,才知道,在二樓的神殿為菩薩殿中殿,供奉觀音菩薩,二樓左殿供奉文殊師利菩薩,二樓右殿供奉普賢菩薩,三樓為靈霄寶殿,大殿供奉玉皇大帝,三樓左殿供奉三寶佛祖,三樓右殿陪祀三官大帝。

  

春風吹皺一潭池水,了無痕

拜完了關聖帝君後,瑪莉、陳佩芬、張金英、郭秀媛、郭菶菶和顏美鳳等都說,這是一個運,過去了,一切都將轉好運,過了就平安,萬事如意。

瑪莉說,這是關聖帝君廟,要感謝關公的保佑,同時請林介上兄協助,帶我到關公廟前去感謝關公,這時林介上請我到廟的正門口,最接近大門的地方,也是最靠近關公的地方,這時上哥要我說出我自己的名字,並說弟子到此一遊感謝關公的照顧,身體安然無礙,請關公繼續保護弟子萬事如意平安。他並口中唸唸有詞,默默無聲的唸出保平安語,在我身前由上往下,揮劃了三下,再在我身後面由上往下揮劃了七下,這是一種儀式,收了驚,一切歸平安無事。感謝他的協助,依禮由邱蓮珠送一紅包,表示回敬禮,以示所有事至此告一段落,天下太平。

 

遙控器泡水,開不了汽車鎖

我拜完了,準備出發,楊和平看我全身濕了走到停車地方有點不方便,便送我到我停車的地方,當我要發動我的車子時,我感覺到車子的遙控器無反應,無法遙控開鎖了,我試了半天鎖就是無反應,我就試著用鎖匙直接開車門,不用遙控器,但一開汽車鎖,車子雖發動了,但這時蜂鳴器跟著直響,就是沒辦法停止,我趕緊打開車門,到車子內找出以前的擺放的舊遙控器,試按看看,但舊的遙控器有時有電、有時無電,我想完了,遙控器無作用了,但奇蹟出現,它竟然停止叫聲,很幸蓮車子可以安靜的開了,但我想如到餐下了車,車子如再發動,要是響個不停,不是吵死人了嗎?我想這不是辦法,就告訴楊和平說,如果在路上看到鎖匙店,就告訴一聲,我要打一把遙控器。

 

好厲害!上哥看到了遙遠的鎖店

我們就出發到石門去,要去吃活魚三吃,到了半路,走在前頭的楊和平車子停了下來,上哥跑過來說,他看到大路邊的小巷裡有一鎖店,可以去打鎖,我跟著下車,走了一段路,果然看到大路的另一旁有一小巷,在巷子中間有一鎖店,我感覺好驚訝,因為那巷子不起眼,巷子中的鎖店上的廣告招牌又很小,字也很小,我這個老花眼就看不到字,大家也都沒看到,但上哥看到了,好神奇,大家都說你是不是透視眼?這麼遠就看到了鎖店,字那麼小,又那應遠,還可以看到,眼力超級的好,真是神眼,怪不得會當巡官。到了鎖店,老闆很熱心的處理,還好這鎖店老闆算是老師傅,一下子就要我將車子開到門口,這樣好方便校對無線遙控數字,他很精明,很快的配成了一把鎖,價格350元,我覺得很合理,拿了遙控器快點出發,要去吃活魚三吃。

 

首頁 三島由紀夫 龍潭南天宮 女人詐騙 李清照之詞